SOONER OR LATER

想看谁的乙女向置顶评论给我或者私信给我都可以呀,开学后更新缓慢,更新随心,今天也在担心自己的作业写不完……

【登麻】关于互道晚安这件大事

哈喽我又来了

依然是登麻,这篇看作是上一篇的下好了

再怎么虐也能找到甜的地方的


   虽然说登贝莱已经到达了对于维尔通亨来说远在天边的中国,不过恋爱还得谈的呀,每天晚上他们都还是会视频聊天,互相说一句“晚安”才能安心睡去。

   今天登贝莱也要在晚上“骚扰”一下维尔通亨。

   不过对话没有那么容易进行下去。 

   “其实,你离开了以后的日子没有我想象中过的那么容易。”维尔通亨关闭了摄像头,只打开了麦克风。

   登贝莱知道里面的原因,维尔通亨是一个容易脸红的人,平时戏弄的话语也足以让他脸红得像个小番茄,现在更不用说了。

   想到现在对方通红的脸和泛红的耳垂,登贝莱不免笑出了声。

   一定非常可爱。

   “你笑什么呢?我在很认真的跟你说。”

   “我明白。因为我也是。”

   “仅仅是一天没有跟你见面我就会失落。”登贝莱接着说,但他不知道维尔通亨听到这些话已经要窒息了,他现在一只手拿着手机放在耳朵边,另一只手正捂着自己通红的脸。

   “打开摄像头,让我看看你的脸。”登贝莱虽然说出了这句话,但是他不确定维尔通亨那个死傲娇会不会这么做。

   手机屏幕的那一头沉默了好长时间都没反应,登贝莱有点失望。

   “好梦。”他的话刚结束,那头的摄像头就打开了。

   “我还以为你不会开。”

   “其实我想打开来着,但是...”快说出口的话又被维尔通亨吞进了肚子里。

   “因为脸已经红的不成样子了吧。”登贝莱一句话就挑明了真相。他又看着维尔通亨卡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一动也不动,只有脸在慢慢变红,像播放到一半的录音机按了暂停键。

   “这一定是因为屋子里太热了!我要打开窗户,对,这都怪这个房间。”维尔通亨“嗖”地一下站起来,往窗户的方向走去。而登贝莱就在手机这头忍着笑。

   “别开窗户了。这个时候英国正冷。”

   “好了,按时差来看,你必须睡了。好梦。”登贝莱按下了挂断。他实在不忍心再欺负那个容易脸红的比利时人了。

   他洗了把脸回来,看到手机屏幕因为系统给自己发来的消息而亮着,是维尔通亨的短信。

维尔通亨:好梦。

登贝莱:好梦。

登贝莱:我一直都很想你。

维尔通亨:给老子滚,我不会想你的。

   登贝莱笑了。

   “什么时候你要是能对自己也坦诚就好了。”他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傻笑。

   在另一边,维尔通亨虽然已经躺好盖好被子,但是他的心脏依然不争气地因为登贝莱而快速地跳动。

   “晚安。”不知道这是登贝莱说的话还是两人同时念出的词语。


【登麻】关于谁在上谁在下这件小事

看了神仙太太剪的登麻剪辑,其中一个片段让我突然写出了这个辣鸡玩意儿...

登麻好冷啊,自己给自己产粮

这个应该不是车吧,不知道会不会屏蔽啊


   现在维尔通亨正在床上瘫着,这一切都要归功于登贝莱。

   昨天,维尔通亨在街上因为登贝莱想给他买小裙子穿而生气并跟他吵了起来时,有两名球迷成功注意到了他们俩。

   “为什么带着墨镜都能被发现...”维尔通亨叹了一口气,左手搭在球迷身上,右手落在登贝莱的后颈上。

   登贝莱突然气哄哄地转身看着他。

   “怎么了?要不然你站中间。”维尔通亨还以为是因为他的手搭在了球迷的肩膀上。

   “我说的不是这个!你能不能别老这么摸我脖子?搞得就跟我才是下面那个一样!”

   “难道你不是?”维尔通亨打趣地笑到,看着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登贝莱。

   “我会证明我不是。”登贝莱又回去站好,这次维尔通亨的手没有放在登贝莱的后颈上。

   不过登贝莱的手在维尔通亨的腰窝上徘徊。不一会儿就伸进了他的短裤里。

   “你在干什么!”维尔通亨勉强微笑地看着镜头冲登贝莱骂了一句。

   登贝莱的手又从维尔通亨腰线上往下移,一根手指插了进去。

   操。怎么拍照要拍这么长时间。维尔通亨这么想着。他的脸已经开始红了,他扭了一下,不过马上又恢复原位。

   “可以和你拥抱一下吗?”球迷转过头。

   “额,当然可以。”登贝莱的手指才撤出来,湿润的中指在维尔通亨的背上划了两道,才从短裤里拿出来。

   当然谁都知道为什么登贝莱的手指是湿润的。

   而现在维尔通亨在因为这个羞愤不已。

   “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你。”维尔通亨从牙缝里硬挤出来一句话。


   “我说的是晚上!我还以为你晚上要乱搞!”维尔通亨差点气得当场弃穆萨•可怜巴巴一脸茫然不知所措•登贝莱而去。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晚上。等等...你说晚上!我晚上可以乱搞!”登贝莱的眼睛破天荒地睁大了。

   “晚上个鸟!给老子滚。”维尔通亨气冲冲地冲着登贝莱的肚子来了一拳。

 


   第二天早上,登贝莱精神满满地起床做早餐,而维尔通亨呢,他被登贝莱腻歪了一晚上,因为腰疼屁股疼浑身疼正在床上躺着。

   “Jan,快起来,我做了早餐。”登贝莱端着盘子,满意地看着被自己搞到瘫痪的维尔通亨。

   “我要证明我才是上面那个!总有一天我会证明的!”维尔通亨用被子盖住脸。

 


   “所以老子费劲巴拉地起来就是为了吃一口你做的一坨屎?”维尔通亨差点把盘子直接扔在穆萨•可怜巴巴一脸茫然不知所措•登贝莱的脸上。

   “或者你可以吃点什么刺激的。”登贝莱不怀好意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短裤。

   维尔通亨正在乖巧地吃登贝莱做的早饭,一边吃还一边点头表示它的奇妙味道。

  

  

  


这个冬天太寒冷了

对不起了大家

可能会离开一小会儿了

焦虑症真的是没办法啊

受不了一切的外界压力

不知道能不能看到今年跨年的烟花啊


如果我看不到了的话

你们也要记住我啊


但是我相信我能看到的吧

我也在努力

医生也在努力

我破碎的心还没复原好呢

结果又被打碎了啊


我就是一个玻璃心啊

好想和你们站在一起笑着活下去啊


没办法

什么都做不了

什么都不想做


就想这样浸泡在孤独里

一直到最后一刻


今年的冬天实在是太寒冷了啊

有点受不了呢

也许忍一忍

内心的春天就到来了呢


焦虑症真的很可怕

它能摧毁一个人

摧毁一个人顽固的精神

摧毁一个人搭建好的通往外界的桥


我想试着和外界交流

逃离这片枯城

但是好像一直在原地踏步

双腿越来越沉重

意识越来越模糊

我会疯掉的

我会倒在这里的


我得先离开一段时间啦

也许很快就会回来吧


【内马尔x你】毕业派对&蛋糕

@杕之不是木大之 马儿乙女向鸭

   虽然说这次你的毕业考试成绩排名第一,但这也不是所有女孩都不愿意跟你说话的理由。

   主要原因是:有太多男孩跟你搭讪了,而且你太过优秀了。

   “跟你说实话吧,我压根就没喜欢过你。”这是你前前男友说的。

   “没人会喜欢你的,别做梦了。”这是你前男友说的。

   明明是校花但偏偏找不到男朋友的你很是着急。

   “是我不够好么?”每次和男朋友分手后你总是把原因归到自己不够优秀上。

   今天也一样没有女孩愿意和你说话。

   “额,你好?”一个绿眼睛的男孩走了过来。

   终于有人肯和你聊天了!

   “终于有人跟我说话了!”你高兴地叫了出来,没过一会儿你又后知后觉地捂上了嘴。

   “你很漂亮,也不知道为什么没人来找你。我本来不想钻这个空子的,但是你看起来太孤单了。”绿眼睛男孩笑了起来,露出他可爱的小虎牙。

   “抱歉,太高兴了所以...”

   “我敢肯定没人跟你搭话是因为你太漂亮了。”他往周围看了看,从旁边的托盘上拿了一碟小蛋糕。

   “但是我从来没觉得我很漂亮...他们不喜欢我一定是因为我深红色的头发,一定是因为我蓝绿色的眼睛。我还不够漂亮。”你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

   “看见了吗?这块红丝绒天鹅蛋糕就是你,但是这个。”不知道他又从哪里拿来了一碟酸黄瓜。

   “就是那些嫉妒你的人。”

   你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噗”地一下笑了出来。

   “这是真的。看看他们,酸黄瓜脸。那你知道我是什么吗?”他抬眼,拿叉子切了一小口蛋糕递到你嘴边。

   “额,叉子?”你张嘴吃了那一下口蛋糕,点了点头表示它的味道非常nice。

   “哦亲爱的我永远都不会伤害你,我会是保护你的那个盘子。你知道的,每块蛋糕都会有属于它的盘子,每个盘子都会有一个蛋糕来守护。而你,就是我要守护的那块蛋糕。”绿眼睛男孩又自己吃了一口蛋糕。

   可能因为你傻,从这段话里听不出来一些什么重要信息,你正好听到了没用的。

   “叉子帮人类更好地吃到了蛋糕,所以叉子是好叉子。”

   他又笑了,这次他没有再提蛋糕和盘子的事。

   “我是内马尔,比你小一届。”

   “那你怎么会出现在毕业派对里?”

   “凭借我完美的人缘。”他露出他的小虎牙,给了你一个超甜的wink。

   “我倒是不介意和学弟谈恋爱。”

   “我也不介意。”


【穆拉】黎

从中间开始写的

不知道会不会认真写

主cp穆拉!副cp豆腐丝,ktk

二娃第一人称!

BE!

战争AU,WW2为背景

大家都是普通士兵而已


“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托马斯,最后一次。”

直到现在我还未明白那句话的意思

我只知道那天洒在地上的黑啤已经干涸了

“时间到了托马斯”

“该上前线了”

先是波尔蒂

后来是马尔科

“马尔科唯一的错就是爱上了一个波兰人”

我不清楚他口中的波兰人是谁

但是他一定有一双漂亮的蓝眼睛

因为我看到了马尔科左胸口袋里的画

那是菲利带回来唯一的马尔科的东西了


“他还那么年轻,我却就这么看他身上最后一滴血流干了”菲利开始哽咽起来

“他明明那么年轻”菲利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爱上波兰人不是他的错”

“但是华沙应该是我们的战场

如果没有战争

华沙就可以是马尔科留下甜蜜回忆地点了”

可我们当中没人会知道马尔科在华沙离开了我们,因为一个叫莱万的波兰人

“我们答应过他要照顾好朱利安的对不对”

朱利安也离开了

我猜

下一个就该是我了吧


他那么年轻

眼神却那么冰冷


“他不该死的!

如果真的是时间到了

那也绝不可能在波兰!”

菲利一直在自责

这不是现在该发生的

这也不是菲利的错

这本是战争的错

可现在又堆积在了一个人身上

“我们不能决定谁对谁错

但马尔科不该在这里离开”克洛泽的眼神是那么黯淡

“托尼也一样”

我明白的

托尼一定也离开了


今日写文计划!

之前欠了一个小可爱很久的魔笛乙女向今天会发!

写的是关于拍立得的故事,这是预告哈

POLAROID:广场上一张海报引起了你的注意,标语虽然很老套但是看起来还不错。

一个关于拍立得的故事开始了。


还有一个是以WW2为主题的穆拉小文

我是从中间开始写的,不知道会不会从头写

注意!注意!注意!是BE!BE!BE!

会提到ktk,豆腐丝,主要还是穆拉

以二娃第一人称写的

可能会扭曲历史……

我尽量写的开心一点啊

ok,计划都这么定了

肯定要写啊

写文去了!


【豆腐丝】骨科医生

之前欠了大家好久的豆腐丝...

是满80fo的产物

乙女向不要着急,正在努力写(ง •̀_•́)ง



   马尔科是多特蒙德高中足球校队的队长,也是多特蒙德校队的扛把子。

   多特蒙德校队的球衣因为是黄黑相见所以也被隔壁拜仁慕尼黑高中称作“大黄蜂”。

   多特和拜仁每次都能在校队的足球比赛中脱颖而出,霸占冠军和亚军。

   今年也一样。不过这一场比赛,马尔科受伤了。

   马尔科就感觉对面突然不知道哪里窜出来一个人把他铲倒了,然后他就出现在了医务室里。

   “先忍耐一下,医务室老师马上就来。”体育老师扶着他过来,让马尔科坐在在医务室的床上。

   “老师我还能继续上场!这种事我经历过好多次!”

   “绝对不行。休息两周再给我上场。”

   马尔科使劲地拍了拍枕头以表示自己的愤怒。

   校医务室很凉快,这里整天都开着空调。

   “抱歉,让你久等了吧同学。”医务室的门打开了,走进来了一个有着漂亮蓝眼睛的校医。

   这个校医也太帅了吧!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校医!他甚至比我前男友都要帅!

   这是马尔科真实的内心独白。

   “老,老师好。”马尔科不敢去看校医的眼睛。

   “我听你们体育老师说,你是伤了脚踝?”校医开始戴手套。

   该死的,这个校医连戴手套都这么性感!

   “是,是的老师。”

   看脚踝干嘛要戴手套?马尔科这么想着。

   “你是几年级的?我来看看你的脚踝,腿放平,伸直。”

   “我在二年级,B班。老师您叫什么?”马尔科小心翼翼地伸直了自己像牛奶一样白的腿。

   “你可能没见过我,我是新来的医务室老师,之前在医院是骨科医生。放松,不要紧绷着你的腿。”校医的手抚上马尔科的大腿。

   “额老师,是我的脚踝受伤了,不是大腿。”

   “哦当然当然。但是要从大腿查起,如果你的韧带也受损了呢?是不是?”校医不轻不重的掐了一下马尔科的大腿。

   这不对!

   马尔科的腿发软。

   “你刚刚在问我的名字对吧?”校医抬眼瞟了马尔科一眼。

   “我是莱万。”

   “莱万老师,我的大腿没受伤。”

   “那就看看膝盖。”莱万的手滑到马尔科的膝盖上,轻轻按揉着。

   马尔科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但是他不好意思说出来。

   “莱万老师?”

   “怎么了?你叫我是什么事?哪里不舒服吗?比如说,这里?”校医的手指在马尔科的小腿上打转。

   “没,没有!老师,就是您能不能不要再摸下去了!”

   “这并不是摸马尔科。这是检查。你需要明白这一点。”那双十分漂亮的蓝眼睛注视着马尔科,他甚至都不好意思抬头看校医。

   “好,好吧。莱万老师,您为什么要来学校当校医而不在医院里好好工作呢?”

   “我喜欢小孩子。”校医顿了顿,手继续在马尔科的腿上来回“检查”。

   “莱万老师我们已经十七岁了!明年就要成年了!”

   “我已经二十七岁了。”校医轻轻地说到,手上检查的动作也轻了下来。

   沉默了一会,校医的动作停下了。

   “可能有些软组织挫伤,好好休息,很快就会恢复的。我去叫你们的体育老师。”校医摘下口罩,理了理头发。

   “好的老师,我会好好休息的……”马尔科有些不开心。他还想和这个非常sexy的校医多待一会。

   “老师以后我受伤来医务室您都会在这里吗?,”

   校医的手顿了顿,然后转过身看着马尔科。

   “当然。我一直会在这里。”

   这个礼拜之后,马尔科一直对校医念念不忘。

   “马尔科,你到底是怎么了?你以前的成绩从来不是这样子。”甚至他的老师都在怀疑。

   “完了马尔科,你是看上那个校医了。”马尔科的好朋友格策和许尔勒都这么说。

   “我得找个机会跟他表白。”

   “你得先足够了解他,才能让他喜欢你。”许尔勒要帮马尔科打听打听这个校医。

   “我第一次觉得你这么好许尔勒。谢谢。”

   “突然有那么一瞬间我又不想帮你了。”

   三天后,许尔勒带来了最让人激动的消息。

   “莱万多夫斯基,波兰人。以前在一家大医院当骨科医生,一个月前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辞职来到了咱们学校当校医。据说为人处事非常谨慎,很温柔。”

   “确实是他。他就是很温柔。”

   “所以...”

   “我决定要追他!”马尔科跳了起来,然后又摊在了床上。他显然忘记自己的脚踝了。

   “你疯了。他比你大十岁!”

   “没办法他太吸引人了。我可不想别人先去占有他。”

   “别听许尔勒的,我永远支持你的决定马尔科。”马里奥沉默了好一会。               

   “哦我爱你SUNNY!!!”

   马尔科的追星故事开始了。

   莱万开始发现他的办公室桌子上每天都会有一盒牛奶和一袋巧克力饼干,而且还是手工巧克力饼干。

   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是谁放在上面的。

   “真的行得通嘛sunny。”

   “你每天都拿我的饼干就闭嘴吧。”马里奥打开了一包薯片。

   最后马尔科以失败告终。

   因为莱万不喜欢吃饼干。

   “许尔勒你没跟我说他不喜欢吃饼干!”

   “这又跟我没关系!”许尔勒歪着头,掩饰着嘴角的微笑。

   “许尔勒我看见你笑了你别跑!”

   第二招,放学堵他。

   “莱万老师?”

   “怎么了同学?哪里不舒服?”莱万背冲着马尔科,在笔记本上画着什么。

   马尔科悄悄地从后面绕道莱万背面,下巴抵着莱万的颈窝。

   “这是谁?”马尔科看到了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

   莱万“嘭”地一下合上了笔记本,转过身来,鼻尖抵上了马尔科的鼻尖。

   “……”

   “对不起老师!!!”马尔科往后推了几步。

   马尔科是这么想的。

   但是他没成功。

   莱万伸手搂住马尔科的腰,用他那双漂亮的眼睛盯着马尔科看。

   “老,老师?”马尔科的身体有点颤抖。

   “有的时候我真的是拿你没办法。”莱万叹了口气。

   “什么意思?”

   “你还记不记得四个月前你有一次因为肌肉拉伤来一家医院。我当时在和主诊医生谈话,然后你眼泪汪汪地进来了。”

   好像是有这回事。

  马尔科仔细想想。

   “然后我就记住了你的眼睛。我去看了你两个月前的比赛,我的朋友是你们校医,他当天有事,我替他去的。然后我又再次见到了你。”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辞职到多特蒙德吗?”

   “额,因为我们学校伙食好?”马尔科傻笑着。

   “因为你在这里。”

   莱万刮了刮马尔科的鼻尖。

   “我来是因为你在这里。”

   “可你还没成年。”

   “我会等你成年。”

   “但我现在又等不及了。”

   莱万悄悄从后面把手伸进了马尔科宽松的短袖。

   “你太瘦了亲爱的。”

   莱万轻轻吻了一下马尔科的嘴唇。

   “你怎么这样说话!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马尔科差点哭出来。

   “我喜欢你马尔科。我爱你马尔科。我很爱你。”莱万揉了揉马尔科金色的短发。

   “你弄乱我的发型了。”

   “别人不会在意你的发型,只会在意你有没有男朋友。”

   “他们着急也没用,我已经有了。”

   马尔科和莱万一起笑起来。

   “你想知道我刚刚在画什么吗?”马尔科点点头。

   “你的眼睛。像宝石一样漂亮。”莱万打开笔记本,上面画着一双祖母绿的眼睛。

   “我更喜欢你的眼睛莱万老师。”马尔科注视着莱万的眼睛。

   里面有什么?

   满满的灰蓝色和马尔科。

  


  

  


  

  

  


0
我有一个哥哥
他是普鲁士
他在1945年离开了我,消失了
可我在1990年又找到了他

但最可悲的是
他在还未投入我怀抱时
便和那堵墙一起消失在了寒冷的冬夜中

1
我害怕死亡
也害怕战场
但我身后有你们
在我回头后
看到的是你们啊

有你们和我并肩作战
冲过枪林弹雨
我还有什么可害怕的呢

2
Victory
History
Memory
黎明前的战场
弥漫着火药味
即便是13秒后会发生什么
我们也无从知道
但现在我们还活着
如果胜利了
历史便是属于我们的
如果胜利了
我们便可以回到巴伐利亚
见到自己的家人了

3
我一直都在追随阳光
可没想到他就在身边
我不再害怕赶往前线了
因为我知道
属于柏林的黎明马上就要到来了

4
你还记得普鲁士么
你还记得那面黑鹫旗么
现在的柏林
现在的巴伐利亚
现在的黑森
现在的汉堡
现在的图灵根
满天都是黑红黄色
可我熟悉的那抹黑白
又在哪里?

5
梦想和爱终将在那天灰飞烟灭
4.30
柏林沦陷

6
他们告诉过我
我们会胜利的
即便坚持到了最后
我也没能在看到柏林的黎明
我看到的
只不过是炮弹划过黑暗天空中的光
只不过是从他小腹渗出的血液
只不过是最后一发子弹罢了

7
我站在这里
被无数发子弹穿破了心脏
耳边只有子弹的声音
只有尖锐的炮弹的声音
但脑海中的
还是我们在一次喝着劣质黑啤时
唱的歌

DEUTSCHLAND.🇩🇪
1989.11.9

【恋与足球】【堆堆x你】今天伦敦没有雨

满80fo产物!!!

还没点梗的宝宝们快去点梗啊!

这可能是个沙雕故事...


1   可能是梅苏特的幻觉还是什么其他原因,已经将近半个月了,他每天都能看到一个带着伞的女孩坐在他家对面的咖啡厅。


2   她长的很好看,总是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和一条深色牛仔裤。有的时候在读杂志,有的时候只是安静地喝一杯经典的英式果茶。


3   别问为什么观察的如此仔细,因为梅苏特一有时间就在他家阳台上打理他的花花草草,有闲暇时间就会随便瞅瞅他家对面。记住,仅仅是瞅瞅。


4   真的只是瞅瞅。


5   梅苏特瞅着瞅着,甚至得出了结论:

    1.她不喜欢吃苦的,因为她喝苦咖啡时表情十分痛苦。

    2.她喜欢吃口味出奇的英国司康饼。


6   这下你相信我了吧。

    梅苏特每次去上班,每天下午回来都能看见那个女孩。带着伞,安静地坐在那里一小口一小口地喝那杯果茶(当然也有可能在吃司康饼)。


7   于是梅苏特心里便产生了许多问题。

     她都不用上班的吗?她为什么会喜欢吃英国的司康饼,明明味道那么诡异?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关注点很不对劲。


8   直到梅苏特发现有一个男人天天都会来给这个女孩服务,而且这个女孩从来没有付过一笔钱。

    或许是那个男人暗恋这个女孩呢?每顿都是这个男人付账?呵,这也太傻了,谁看不出来你喜欢她啊,你没看见她都不理你吗?

    梅苏特心里这么想着。

    但是我连和她搭讪的机会都没有......

    梅苏特很伤心。


9   也很生气 。

    今天梅苏特不小心把咖啡洒在了键盘上,他生气地吼了一声,当他抬头的时候发现整间办公室的人都在盯着他看。

    包括他的上司。


10   我的年终奖啊......

       梅苏特在回来的时候正好在下大雨,虽然是在夏天但是这种情况在伦敦时常发生。

       回来时路过他家对面的咖啡厅时发现那个女孩不在那里了。

       今天那个女孩可没在这里,如果带了雨伞那可就好了。


11    我干嘛这么关心她啊她都已经有了愿意给她买单的人了。

       出于不甘心的梅苏特还是进去看了一眼。


12    好吧她没在。

       那梅苏特进来也没什么意义了。

       于是他穿着一身湿衣服回了家。

       泡了一个香香澡。(什么鬼)


13    泡完澡以后梅苏特为自己胃着想,点了一份外卖。

       是他家对面咖啡厅的外卖。

       他抱着好奇心点了一份司康饼和一杯英式果茶。


14   现在它们都在垃圾桶里。


15   它们不好吃又不能怪我!梅苏特又在咖啡厅里点了一份热狗和一杯黑咖啡。


16   “叮咚”


17   梅苏特去开门。


18   打开门以后差点没晕倒在门口。


第二个视角!!!你的视角喔!↓↓↓

1    你最近总是能看到一个大眼男人在你家咖啡厅对面的公寓阳台上看你。为了保持你在众员工心里的完美形象还是决定不和他计较,继续美美哒地享用自己的英式果茶和司康饼。


2   是的是的,你是这家咖啡厅的老板。


3   而且你绝对不会告诉别人你每天都要英式果茶和司康饼是因为太难吃卖不出去所以自己来“享用。”   

    (我厉害嘛这么长一句话不用一个逗号)


4   是的难吃到英国本地人都吃不进去。


5   只要是晴天你就会带着墨镜坐在咖啡厅外面的露天桌子旁。

    带着墨镜嘛,有特别好的一点:你的目光可以落在任意一个地方。


6   当然你会选择看看对面的大眼男人。(他住在二楼)  


7   每次都是由同一个服务员来帮你送来一份“甜点”。

    当然这是你的店,你大可不必付钱。

    不能自己赚自己的钱嘛。


8   我告诉你们我天天看那个大眼男人肯定不是因为他好看!而且我不会再带着墨镜看他了!


9   真香。


10   好吧我承认我有点喜欢他。


11   但并不是因为他好看。


12   今天是下雨天,经常来咖啡厅的老顾客也没有光临。

      你抱着一本《飞鸟集》在在角落的桌子旁昏昏欲睡。(当然没有戴墨镜)。

      然后梅苏特就进来了,你并没有看到他。

      好像因为昏暗的灯光他也没看见你。


13   “老板!有人愿意买咱们烘烤的司康饼和英式果茶!”


14   你突然惊醒。


15   “快包好送过去!居然有人愿意买!”


16   过了五分钟 ...


17   “刚刚那名顾客又点了一杯黑咖啡和热狗!”


18   “我谢谢他全家!这次让我来送过去,然后送他一张会员卡!”


19   你兴奋的按了按门铃。


20   差点没晕在门口。


对方就是大眼男人!

这也许不是你们第一次相遇了。

“我是来给你送热狗的?”你往屋里看了看,你想进去坐坐。

“我好像认识你?”梅苏特耳垂有些发红。

“真巧我也觉得我认识你。”

“你是咖啡厅的...!”梅苏特开始有点耳鸣了。

“老板。”

“服务员!”梅苏特兴奋地叫到。

很尴尬嘛。

“抱歉我一直以为你是...”我肯定搞砸了,她会讨厌我的!

“哦没事的,好多人都这么说。那我把黑咖啡和热狗放在这里了,哦当然,还有你的会员卡,友情赠送。”

不,不不不我不想让她离开。

我想认识她!

“你要不要,进来坐坐?”梅苏特鼓起勇气说了这么一句。

“好啊。”梅苏特差点以为他听错了。


“哦原来你一直以为我是服务员?”

“真的抱歉。我还以为那个给你服务的人暗恋你。”

“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我是这家店的老板。”你捂着脸笑。就坐在梅苏特家的沙发上。

“我经常在这里的阳台看你。”

“我发现了。我也经常坐在外面看你。”你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

“你为什么喜欢吃司康饼?”

“因为它们卖不出去,很有意思是吧我知道。”你苦涩地笑了笑。

“我因为好奇还买了一份。确实和你描述的一样。”

“我不能放弃这家咖啡厅。它是我爸爸给我的。”

“我觉得每天的人很多。”

“都是老顾客了。基本每天都会光顾。”

“以后我也会经常光顾的。”梅苏特坐在你对面,小心地抬头看了你一样。

“那真的非常感谢。”


“事实上,我挺喜欢你这个人的。”你喝着梅苏特刚泡的红茶。

“额你不用害怕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因为你人挺好,仅此而已。”你不会告诉他你喜欢他。

“哦白高兴了。”

“什么?你也喜欢我吗?”你握住杯子的手开始微微颤抖。

“额有一点...我也不知道算不算。不,不对,不是这个意思...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你恨不得现在就扑到他身上。

“我喜欢你梅苏特!就是字面上的喜欢。”

你就这么看着他的脸慢慢变红。

知道他变成了一个熟透了的番茄。

他太可爱了吧!

“不这不对,应该是我主动才对。这,这反了。”

“哦梅苏特我不在意这个,我只会在意你喜不喜欢我。”

“当然!不我的意思是我也喜欢你!”

自此之后他每天都会光顾你的咖啡厅。

你的员工都忍不住怀疑了。

“店长是不是喜欢他啊?”

“那不是喜欢。”

“那是爱。”


满80fo啦!来点梗啊!

一下子我也满80fo啦!谢谢大家一直陪伴着我啊,能在我身边,在我不更文的时候依然记着我...

所以啊

来点梗吧!

乙女向腐向都OK的!

不管多少我都尽力写!

另外有一个豆腐丝和堆堆乙女向马上就写好发出来啦!

我会一直在这里,爱着你们哟!

不要忘记我哟!